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 >> 魅力坐标 >> 炫美彩妆 >> 正文
蝴蝶来过这世界
http://www.39.net     时间:2003年11月06日
夏天的时候,我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悲伤。每天的黄昏,我可以看见很多准妈妈慢慢散步。这些大肚子女人,给这个混顿的世界注入一股新鲜的空气。

  我想起六子曾和我坐在街边,认真地讨论过生命问题。她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闭上眼。她喜欢这种享受。我看她把一根烟慢慢燃尽,烟灰散落开来,像她的灵魂在风里破碎。小九你知道吗,有一种杀人不犯罪。六子看着我,扬起笑脸。我看到她眼角隐约的泪痣。怎么杀人。我问她。她哧哧笑起来,手指指着街边的孕妇。堕胎。她说。我看着她。六子轻轻松松吐出这两个字,扬着笑脸。既可以杀人,又不放法。六子抓起我的手,放到她的肚子上。小九你看,他将会是多么惹人怜爱,可我要杀了他,对他多不公平。六子的眼泪滑下来,打湿我的衣服。他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这个世界。我轻轻拥住六子。我说六子你知道吗,其实不让他来也好,这个肮脏的世界我们无力保护他。六子擦去眼泪,我仔细看着这个憔悴的女子。两年的时间竟可以把一个甜美的少女变成如此落寞。

  陪我去医院吧。六子说。

  我坐在长椅上,六子拍我的手。不会有事的。她安慰我。我看她走进手术室,轻盈的脚步,像在学校里的舞蹈。几分钟后,我听到她的尖叫,一声声划过空气,瞬间将我的皮肤划伤。我的眼泪轻易就落了下来。

  那一年,六子二十一,我二十。

  几天后我见到了六子。在咖啡馆的小方桌前,苍白的六子把自己裹在了一袭黑衣里。杀人真的好简单。六子笑。我说突然怀念起十八岁的夏天。六子把头发甩高,说,是啊,那一年的夏天。你说老七怎么样了。六子问我。我摇头。她消失了,连句再见都不肯留下。六子拿出一盒未拆开的摩尔,熟练地撕去烟纸,抽出一根,放在唇间点燃。要吗。我摇头。六子笑。你戒了吗。曾经我们三人多热爱这烟。我也笑。我说六子你好吗。好。六子说。小九,杀一个人真的很容易,虽然你那么爱他。我说我知道,六子我知道。我说六子你要是痛就哭出来吧,在我面前还需要伪装吗。六子咬着的嘴唇泛出血丝。六子摇头。六子把眼眶里的泪硬生生逼了回去。我沉默着,看六子把一盒烟抽掉。小九你还是处女吗。六子突然问我。我盯着她的眼睛。毫无生气的眼睛。我摇头。六子冲我笑,伸出手臂。我看到她腕上的伤痕。我说六子,六子你可别吓我。小九我知道你会照顾好自己的。六子吻住我的额头。你一定要幸福。

  我们站在地铁入口。我说六子你给我根烟吧。六子拉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从包里摸出一包摩尔。六子点燃一根烟,放在我唇上。我看着地铁站人来人往。不断有人冒出来,不断有人沉下去。然后我看到六子沉到黑暗里,再看不见。 digital39:turnpage>

  我站在那里,直到燃尽的烟灼痛了我。

  这场悲伤同着六子的消失到来,令我措手无策。我不停的落泪,把自己关在租住的小屋里,昏昏沉沉的过着日子,在偶尔清醒的时候赤着脚跳舞。镜子上的裂痕把我分成两半,凌乱的头发在空中舞动。我一直跳到身体跌落在地上,在暧昧的光里蜷成一团,掩面而泣。

  而伴着悲伤到来的是我努力洗去的回忆,却像一部老电影,从灰尘里找出来,重新播放。

  十八岁的夏天。

  我和六子逃了课,躲在城市边缘的酒吧里。悠扬的音乐和着烟雾,罩在我和六子身上。这是一间小酒吧,老板年轻的让人惊讶。她喜欢放一些热情的音乐,在只有我和六子的时候疯狂舞动,然后笑倒在我们中间。有一天我说你多大了啊。她用手束起染黄的头发说十九了。六子说她也十九了,六月生的。她说她生在七月。我说我小你们一年,在九月。六子说这样吧我们拜干姐妹吧,我叫六子。她说好啊我叫老七。我说那我就叫小九。然后我们笑着,随着音乐一起舞动。六子的手偶尔碰到我,引起我一阵悸动。

  老七化着妖艳的妆,将一张嘴涂成了黑色。她常将一扎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我们拥在一起。真好。她说。我害怕孤独。我们笑。其实大家都怕,所以才会聚在一起。暑假的时候老七说你们搬到我这里来住吧,我怕见不到你们。

  我一直记着那一年的夏天。我们躺在地铺上,老七拿来一盒摩尔。老七说她喜欢手指上有淡淡烟草味道的男人。六子说她也是。我就笑着。然后我们谈论男人,谈论烟,谈论爱情,谈论做爱。老七说知道吗你们,这是我最快乐的夏天。我说是的老七,这也是我最快乐的夏天。然后我们沉默着,只有音乐还在徐徐流动着,在这个快乐却孤独的房间里。

  小九你是处女吗。六子问我。老七早就醉了过去,空气里游晃着烟雾,和着从卫生间传来的滴水声。

  在那个夏天的午后,六子问我,小九你是处女吗。

  那一年六子十九岁,我十八。

  老七失踪了。酒吧被划入折迁行列。她连句再见都不肯留下来。

  我们就这样把老七丢掉了。在夏天尾声的时候,我们疯狂的找遍大街小巷,喊着老七你在哪里,太阳刺痛我们的皮肤,我和六子抱声痛哭。六子说小九你也会消失吗。我说六子我不会,我们说好了不是吗。六子安心地睡着。像个纯洁的孩子。

  夏季的最后一天,我将去到南方。六子来送我。别断了消息。她执意要与我合影。我们,连和老七的合影都没有。我看她把相机抱在怀里,像个宝贝。你要好好的。六子说。

  我点头。六子把眼泪含在眼眶里。

  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像落入汪洋里的树叶,在人群里流浪。我给六子邮去新落下来的树叶,在地摊上淘到的瓷器碎片,断掉的项链……。我说六子原谅我,我不会写信,我在信里表达不出我的感情。

  南方的冬季使我陷入一片绝望之中,我看不到雪,看不到希望的明天。我把六子丢掉了。我蜷在一个酒吧的角落,将自己灌醉,告别六子。一个男人对我笑着,像六子纯洁的脸。男人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想起六子说,小九你是处女吗。

  两年后我回去了六子的城市。

  我从同学的同学的同学……那里,终于找到了六子。六子说,小九,杀一个人真的很容易,即使你那么爱他。

  又是夏天。我站在地铁口,六子消失在黑暗里。

  我终于留起了长发。

  小的时候,有人曾告诉我,女孩子嫁人时要长发,要盘头发,成为最美的新娘。

  我去了一个靠海的小城。夏天的时候我赤着脚走在沙滩上,不时捡到被冲上岸的贝类。它们离开了海,一样会想家。我把它们扔回海里,转眼被海水吞没。

  我一天天走着,走过夏天,再一个夏天,再一个夏天。

  然后有一天一个年轻的孩子走到我面前说,嫁给我吧。我摇头。我说你不懂爱。他说我懂我懂的。我每天远远的看着你,我满心欢喜。我知道那就是爱。我说你好傻。

  他说我最大的愿望是陪你一起走在沙滩上。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离开小城的时候,带走了一颗心,压的我透不过气来。

  我再次回到有六子味道的城市。那一年,我二十三。

  我在一家酒吧做待应生。酒吧里终日飘着烟的味道,像那一年的夏天。

  老板是个年轻的女孩。大大的眼睛,扬起嘴角时的酒窝。她说小九,其实你该找个人嫁了的。我淡淡笑着。我看着女孩,像曾经的老七。

  我准备告别所有的过去,好好经营爱情。当我有这个想法时,一阵揪心的痛。

  在一天夜里看到了老七。不会认错的老七。老七看到我,讶异的掉了手里的杯子。小九是你吗。她喃喃地说。我说是的老七,我是小九。老七说你还是那个样子。我说是啊我一点没变,变的是你,老七。老七淡泊的脸,一身素衣,纤细的手指上戴着一个闪亮的指环,头发盘在脑后。我说老七你现在像个贤妻良母。老七说是啊,孩子都两岁了。我忍住泪水。我说老七你知道吗,你失踪后我们疯狂的找你,太阳灼伤了我和六子。老七说对不起那一切已经远离了。我说老七你想说些什么吗。老七说我现在不再孤独了,真的不再孤独了。我说老七你一定要幸福。我燃起一只蜡烛,放在我和老七中间。老七看着那只蜡烛,扬着笑。我深深刻下老七的脸。

  老七笑着,我看到她眼里幸福的光芒。老七轻吻我的额头,无息的告别。我看着她消失的影子,像六子消失在地铁里一样。

  我点起一根香烟,轻轻放在嘴边,深吸一口,闭上眼。那一年的六子也是这个样子。只是,很早我便不再抽摩尔了。我需要一股更辛辣的味道来慰籍。她们曾那么害怕孤独,如今却把我留在了孤独之中,任我迷失。

  这一年的夏天,我陷入了莫名其妙的悲伤。我渴望拥吻,渴望在摸不到尽头的黑暗里有人照耀。我说,我要好好经营爱情。

  剪的出现填补了我的孤独。在很多夜里,我点燃一根蜡烛,放在我们中间。我和剪就相互对视着。剪说你有未来吗。我说剪其实你也害怕寂寞吧。剪说其实这个世界都病了,每个人都害怕。不单是你。我抚着剪的胸膛,听他有力的心跳。剪说小九过完夏天我们结婚吧。在你生日那天好吗。我笑着。剪吻住我的唇。

  我数着日子,等待过完夏天,我对剪说,我不想再悲伤了。剪说那就不要再悲伤了,我们要结婚了,新娘子要高高兴兴的。

  我将结婚,成为美丽的新娘。那颗来自小城的心,被日复一日的湮灭了。有时我在梦里看到他的眼睛,他说赤脚走在沙滩上,真的很美丽。

  我要全心全意爱剪。

  六子站在我面前时,一脸的疲倦。小九我好累了。六子倒在我怀里,我心痛的拥着她。六子告诉我这些年她去了中国那些古老的小城,将生命与希望忘在了那些小城里,虽然回来了,却如同死去。我说六子你别说死呀死的话,你要好好的。六子苍白的笑,腕上的伤痕隐隐可见。

  我说六子你知道吗,我要结婚了。六子说那太好了,小九我知道你一定会幸福。我说六子其实三个人里最幸福的是老七,她有个漂亮的女儿。六子淡淡的说喔,老七呀,她真的失踪很久了,久到我快忘记她了。

  我说忘记好呀,过去是要告别了。六子说那小九你也要告别我吗。我看着六子,她的眼迷茫的看着我,或是透过我看向更深远的地方。我说怎么会六子,我们永远在一起,不会分开的。

  我怀了剪的孩子。夏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剪说好呀我们很快就结婚了不是吗。我说那真好,一个新的生命到来真的很好。

  一天午后的时候,六子拉着我的手走在街上。六子说你记得过去吗。我说过去都过去了,还记它干嘛。六子说可过去就像条蛇一样缠着我,我逃不掉。我说六子我心疼你,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吗。六子说小久你知道吗。我说我知道什么。

  我们走到了地铁入口。六子消失的地铁口。六子说你有烟吗。我点燃一根香烟,放在她唇间。她深吸一口,闭上眼。六子说我闭上眼后,只看到你。

  我说六子你留下来吧,做我的伴娘。六子说不行我要起程了,旅伴们在等我。我说六子你不要再从我身边走开了,我害怕。六子说你有了剪,就不再需要我了。我说六子不是的。六子淡淡的笑着,吻住我的额头。

  六子说,小九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剪不在房间里。

  我燃起一根蜡烛,看它静静的烧完。

  剪没有回来。

  夏天过去了,剪再也没有回来。

  白天的时候,我会到街上散步,看那些大肚子女人在街边散步。我想再不久我也会步入她们的队伍。

  可这场悲伤使我窒息。六子,老七,剪,年轻的孩子,他们不断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向我微笑。我说我不想再悲伤了。可他们不理我,依旧向我微笑。我说你们知道吗,我再也不要过夏天了。黑暗里我蜷成一团,蜡烛不停的落下泪来。

  我站在楼顶下,风吹起我的头发。我俯身望着这个城市。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现它美的不可思议。我想起六子,那一年夏天,我们被太阳灼伤。

  我微笑着。我看到他们,在黑暗的尽头向我招手。

  我张起双臂,在漫天星光下,我看到自己像一只蝴蝶,在城市上空起舞。

  原来杀一个人真的那么容易。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