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女性情感 > 婆媳关系 > 正文

婆婆,为什么我们要做敌人?

核心提示:我的脸色必定是死灰。看着自己映在壁上的剪影,修长的身体蜷缩成曲卷的叶片,勾勒得如寒风中颤栗般飘摇不定,婆婆像一座山,压得我没有了退路。我曾经幻想从她身上得到母爱,现在看来是痴心妄想。

  我的脸色必定是死灰。看着自己映在壁上的剪影,修长的身体蜷缩成曲卷的叶片,勾勒得如寒风中颤栗般飘摇不定,婆婆像一座山,压得我没有了退路。我曾经幻想从她身上得到母爱,现在看来是痴心妄想。在婆婆眼里,她为儿子贡献了一切,包括她的骨她的血,她的青春爱恋。她可以继续为他贡献一切,只要儿子需要,她连心都可以掏出来。可是别人不行,无论这个人是他儿子有多么喜欢的,在她眼里,别的人是外人,外人偷走了儿子的心,偷走了儿子对娘的感情,她要把一切夺回去。

婆婆,为什么我们要做敌人?


  无论她儿子有多么喜欢我,在她眼里,我永远是外人。我偷走了她儿子的心,偷走了他对娘的感情,她要把这一切夺回去……

  第一次看见未来的婆婆,我还是很喜欢的,因为很少在生活里见到像她那样的女人。单身一人带大伟民,年过五十却风韵犹存,举止优雅,慈祥亲切。我也喜欢她那所英租界时期的老房子,夏天里沿墙爬满了牵牛花,碧绿的藤蔓遮掩了朱色的木窗。看见这所房子我就想,我以后可以跟婆婆在午后一起坐在宽大的阳台上喝茶,像一对亲母女。我从小没有在母亲身边生活,渴望跟婆婆像母女一样亲密相处。

  我想我们会好好相处的,因为我们爱着同一个男人。

婆婆,为什么我们要做敌人?


  2002年10月,我们结婚后就搬去和婆婆同住。

  蜜月回来的当天,我和伟民在床上缠绵到半夜。后半夜我醒来打算去喝水,恍惚间看见我们房间的门口一个人站在光影里,一瞬门又关上,我被吓了一大跳。我记得临睡前我是锁了门的。

  第二天伟民早起去江边晨练,我在卫生间收拾。这时,婆婆走过来板着脸教训我:“小静,伟民从小身子弱,你以后不要拉着他玩得太晚。你看一个蜜月下来他都瘦了。”听婆婆这么说我像被人掴了一巴掌,想到昨夜的人影是她在偷听我们做爱,我羞愤得说不出话来。

  伟民一头大汗地跑回来了,一进门就嚷嚷:“小静,你这个懒丫头还没起来吗?”我还没从羞愤中回过神来,就听见婆婆用很慈爱的语气说:“你可不许说她懒。”我看着她的脸,竟是满含慈祥的微笑,我根本不能适应她的变化,只能哑口无言。

  吃早饭时我沉着脸不说话,伟民问我是不是不舒服。婆婆淡淡地看我一眼,说,也许是我做的早饭不对小静的口味吧,以后想吃什么告诉我。伟民拍着我的头假装吃醋说,看来从今往后我的江湖地位不保,早知这样不该把你娶回来。

  婆婆用筷子轻轻敲着伟民的手叫他不许胡说。又微笑着对我说:“伟民这孩子就是口无遮拦,你不用理他。”

  我对着婆婆的脸,再一次无话可说。

  婆婆好像看不得我和伟民单独在一起,只要我俩在自己房间里超过半小时,婆婆就会叫我们陪她看电视。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婆婆跟伟民说着小时候左邻右舍的往事,我一句也插不上嘴,闷得直打呵欠。这时婆婆会很体贴地劝我:先回房休息吧,让伟民陪我就行了。我不肯走,伟民看看婆婆又看看我,安慰我说马上就来。我只有一个人独自上楼睡觉,听着他们母子在楼下大声谈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伟民出差的时候,婆婆就没笑脸了。我呆在书房,但她总会悄悄地潜进书房来,她的浑身散发出的尖酸气味让我浑身冷冰。在她的逼视下我缩成一个枣核,干瘪,没有水分,失去生气。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热门问答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