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 >> 生活秀场 >> 情感写真 >> 单身广场 >> 正文
女人一旦独居……
http://www.39.net     时间:2003年08月11日
独居,总是孤独,总是寂寞。至少,很多人都会这样认为。

  当邻居家搬来一位单身女性,周围人群的眼光总会充满疑惑、同情或是无边的猜测。是逃避婚姻?自我放纵?抑或是金屋藏娇?

  然而,在上海这个城市的新盖的商品住宅里,有些女人并不介意:“过生活”是过给自己的,与别人无关。这样的理论,从小到大,来自家庭的言传身教,在选择的时候起着决定的作用。

  内心深处,她们很快乐,很自我。坚决果断地给出房贷首期,拿到合同,成为物主,是何等满足和潇洒的感觉!虽然,这一切也许是经过一番努力甚至争斗而来,这其中也需要付出不少代价,但,她们从不后悔……

  Shirley,从小都向往着独居时代的快点来临。

  童年时,和父母、哥哥住在狭小的亭子间(上海特有的一种阁楼住所),连转身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面对父母之间为了琐碎小事不停的争吵和冲突,年幼的她常常暗自流泪。而青春期身体的转变更是让她在同样年纪的兄长面前,备感不方便。

  上初中的时候,最挚爱的歌曲是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每次聆听感觉那将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安排。读大学广告专业的时候,就和同班的几位好友一起搬出学校,另立门户,早早地奠定了独居的基调。毕业后进入广告公司,在到处是香水和套装的世界里,她却很少有新装的购置。她常把别人逛街的花费存到银行,把别人在看时尚杂志的时间用来进行房源比较,把别人有着男朋友接送下班的幸福变成独自做公车回家。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比得上拥有一套新房的重要。三年过后,终于,在西区买了二房二厅。乔迁的那一天,她在家中办了个“House Warming Party”,把一班平时常常在背后说她“小器”的同事全部请来,玩到通宵,然后还给每人送了一套欧式茶具。在送走众人无比羡慕的眼光之后,AMY躺到在自己独自一人从宜家搬来的布艺沙发上,一遍一遍地播放着潘美辰的那首歌,止不住地落泪。三年以来,她第一次这样痛快而又自豪地哭了。

  人们常说,女人都需要一种被男人“追”的感觉。惠林却从来不相信这样的说法。

  这个在上海某家咨询公司的女孩的口头禅就是“那多不好玩!”她很喜欢玩,而且玩不少男人爱玩的事情。从炒股到攀岩,从赛车到蹦极,及尽所能。二年前的一个冬夜,和几位“爷们”吃火锅聊天的时候,席间得知有一“哥们”刚刚担任某房产公司的总经理,手中有几套地处市中心的全装修两居室需要清盘的时候,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计算器,算投资风险,算短期回报,专业得让同桌的男性朋友直喊“佩服”。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