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 >> 生活秀场 >> 情感写真 >> 单身广场 >> 正文
种下红豆不发芽
http://www.39.net     时间:2003年10月29日

  春柳春花满画楼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我向来喜欢《红楼梦》里宝玉唱的这首歌,此时听起来,更觉得伤感。一位女孩的面孔随着歌声浮现在眼前,变幻出各种表情,然而她是那么虚无缥缈,让我捉摸不定。

     我是在从分校回来的校车上认出叶清的。尽管车尾的灯光很暗,但我还是一眼便肯定,这位清丽得出奇的女孩便是此前到过分校的人都经常提起的那一位。

     “我以前见过你。”此刻我才意识到这种套话真的很有用。她微觉惊讶,说不记得在哪儿见过我。然而我可以清楚地想起第一次看到她的情景:上个学期,我们和她们班的男生踢足球,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运动服站在足球场北侧,脸上笑意盈盈,让人直想多看几眼,害得我在赛场上大失水准。

     现在,她就在我身边!我心里一阵高兴,却又强迫自己不去想这女孩如何漂亮,而只是假装很自然地叫她师妹,并且作出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滔滔不绝地解答她关于搬到本部后可能面对的各种问题。车到燕园,我漫不经心地说:“明后两天我们校刊要招新记者,如果你课余时间比较充足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因为在那儿会遇到许多有趣的人。”

     招新的第二天,叶清出现在我面前。就这样,我们成了工作伙伴。

     新招来的学生记者互相还不认识,于是我组织了一次百望山的游玩活动。在整个过程中,我总是在她的旁边不停地同其他人大声说一些有趣的事,引得他们放声大笑。却胆怯于和她谈话,做不到坦然地面对她。

     从那时一直到现在,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偶尔在校园里相遇,也只是打打招呼。可是我却越来越想见到她,这种感觉简直就是折磨。

     绿水悠悠流不断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这歌词简直就是写给我的。不管我怎样压抑或否认,我知道我是真的爱她----这份爱看似隐晦,却遮不住,流不断!

     窗纸已经隐隐发白,我终于决定制造机会去接近她。

  这一阵赶上学校的百年校庆,校刊的事情非常多,很多学生记者都在为此跑来跑去,叶清来得倒是少些。我于是找到她,约她一起去采访一位有名的老先生。

     然而,在采访过程中我却无法集中精神,因为她就在我身边,让我感到有点儿心神不宁。

     采访结束后,我说:“我们找个地儿好好聊聊。”说话时我心里十分紧张,没敢抱太大的希望。她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

     我拼命告诉自己要把握住机会,于是又一次对着她一个人侃侃而谈,聊我所感受到的一切。她似乎也很健谈,说起与她有关的各种故事。在以后的许多天里,我们一直谈兴不减,话题虽然不固定,却总也说不完。直到有一天,我专门带她去了西门外的一个酒吧。

     幽暗的灯光闪烁不定,我的心也随之紧张地跳动。我极力想表白自己,却又总是做不到。三个多小时就这么慢慢过去了,除了象往常一样聊天,我终于什么也没说。

     天刚入春不久,室外依然是冷风袭人。沿着昏暗的小径,我送她回去,感到她在打着寒颤,同时露出依赖的语气和神情。我不觉受宠若惊。然而,当我要将外套给她披上的时候,她却拒绝了,并说她从不穿别人的衣服。但我还是从后面给她披上去,并为了使她接受,用双臂将她圈住。可是我马上就对自己的举动感到震惊,心里一阵慌乱。时间仿佛过了很久,我听她说:你把手松开,让我好好走路。我长时间地默默无语,直到送她到楼下,才敢说了一句再见。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给她打了十几次电话并留言,都没有任何的回音。终于有一天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我把她从楼上找下来,她神情冷淡,拒绝第二天见我。第二天,我闯进她的课堂,坐到她身边,她心烦意乱地喊,“现在我不想谈话。”我只好起身离开。很多天以后,我再找到她,她开口说了一个日期和地点,说要请我吃饭。可是她当时的表情告诉我:一件事情要发生了。

     约定的那天,她长裙带风,飘飘忽忽走过来,让我不觉自惭形秽。她很坦白,说自己在以后的两年内不会谈及任何与学业无关的话题,一心只想好好读书,然后考研。我想说,交朋友与读书并不冲突,然而却终于什么没有说。我知道,她心意坚定,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试图挽回以前相处时的坦然,因此极力否认我追求她的意图,然而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望。

     接下来的那个晚上,我带着醉意给叶清写信。在我用心写字的过程中,我的头脑渐渐清醒。我惊奇地发现对一个人的感情和饮酒非常相似。酒醒了,情灭了,只留下一点淡远的记忆,虽然最初还萦回不去,但终究也会消逝。

     懵懵懂懂地种下一颗红豆,却没能发芽,我知道自己再不会轻举妄动了。现在,我仍然爱听那首动人的《红豆曲》,心里却很难再起涟漪。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