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女性 >> 生活秀场 >> 情感写真 >> 婚姻内外 >> 正文
一个已婚女人和她的蓝颜知己
http://www.39.net     时间:2005年04月25日

一已婚女人和她的蓝颜知己

  讲述人:雅菡(化名) 性别:女 年龄:26岁 职业:家庭主妇

  讲述人:忆君星(化名) 性别:男 年龄:24岁 职业:公务员

  做了很长时间的情感采访,这次让我有些意外:与女讲述人同来的小伙子并不是她通常意义的“什么”人。她称他为“蓝颜知己”。

  雅菡还令我想不到,她还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她看上去是那么年轻:苗条的腰身,漂染的直发,丰富的肢体语言。

  她带来了一沓照片,有老公的,女儿的,更多的是她和蓝颜知己们的合影。她快言快语,忆君星却慢条斯理,他俩一快一慢,你一句我一句的,使得这次谈话格外有趣。

  这是关于一个女人和几个男人的故事。

  第一次见面

  忆君星(以下简称忆):记得那是2003年12月的一天。我坐吴严的车去处理公事,认识了大我几岁的同行李军,他和吴严是朋友。后来,李军提出,顺路到妻子开的美容店里看看。

  雅菡(以下简称雅):李军的妻子就是我。那家店9月才开,因为我的身体不是很好,老公一有时间就会来店里看看我。

  忆:我只能用个“蹦”字来形容她当时出门的样子。等她轻巧地扑进李军的怀里,我才看清她穿了件黑色的贴身毛衣,别致的腰带勾勒出她的纤细。

  荒唐的计划

  忆:转眼到了平安夜。吴严打电话约她出来一起吃火锅,我们再次相遇。饭间她热情大方,开朗活泼,仅从外表我根本不相信这是个已婚女人。工作中也曾接触过不少女性,但像她这样聊得这么投机的却少之又少。

  雅:当时,我正在为一件事苦恼:吴严一直很喜欢我,他的喜欢和关心给我很大压力,我无法接受,却又不想失去这个朋友。直觉告诉我,忆肯定会帮助我。所以,我偷偷地向他诉出了我的苦衷和计划。

  忆:她说,“吴严很讲义气,如果让他知道我喜欢你,他绝对能主动退出。”她的计划很荒唐,奇怪的是,我居然答应了。我俩故意走得很近,有说有笑,我甚至把手搭上了她的肩,并且故意说当晚在她店里借宿。这招果然奏效,吴严气冲冲走了,从此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他依然是她的好朋友。

  最佳拍档

  雅:在庆贺计略成功的同时,我俩惊喜地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样一位异性和自己如此默契。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让我们读懂彼此的心声。我俩每天都要打好几个电话,相互间有着说不完的话,彼此的关怀成了我们的习惯。

  忆:她见过我父母,我也去过她父母家,我和李军也成了朋友。 雅:不论发生了任何事,我首先会想到告诉忆。忆和丈夫同一职业,却对我有不同的态度。老公很严肃,总喜欢拿职业的眼光“教训”我,而奇怪的是,在忆眼里我做什么都是对的,只要是我做出的决定,他保准双手赞成,甚至在旁人看来荒唐可笑的事,他也会陪着我去做。

  又一个男生出现了

  忆:她无微不至地关心我,甚至比我妈还细心。“要是我有这么一位女朋友该有多好!”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把我吓坏了。不行,这样下去不行!我们不能像许多人的故事一样落入俗套,最后成为一种不能挽回的错误。

  我开始有意识地扩充交际圈子,希望用更多的友情来帮我减弱对她的牵挂。她也积极为我张罗介绍女友。

  雅:万木就是在这时候认识的。万木是忆最好的同性朋友,而我是忆最好的异性朋友,2004年春节忆带我一起去找万木玩。可是万木爽约了,虽然从未谋面,我还是打电话恶狠狠地骂了他一通,于是,万木放下手头的事赶来了。出乎意料的是,我们玩得很高兴。万木一直以为我是个未婚小女孩,出于一种善意的捉弄心理,我和忆并未向他点破。

  第二天,我在家接到万木的电话,万木在电话里和我聊了很久。后来,他又约我到汉口玩,我说好哇。之后,我们一起搭车到汉口玩了好几次。一次我们去新武展下的鬼屋玩,阴森的气氛,昏暗的灯光,恐怖的音乐,吓得我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躲。快出门时脚下不知冒出个什么东西,我吓得挪不动脚,是他一把抱起我走出大门。

  老实疙瘩执着的爱

  雅:从鬼屋出来,我前脚到家,万木的电话后脚追了进来,“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我不知如何回答,吓得赶快打电话向忆求助。

  忆:万木是个真诚、稳重、实在的男生,从未牵过女孩子的手。她却整天嘻嘻哈哈,喜欢开玩笑,第一次见面那天我就提醒过万木,“她的话你最多只能相信百分之五十!”可是这个老实疙瘩对她的话仍然照单全收。她打来的电话,让我感到玩笑开大了,我连忙对她说,“慢慢地拒绝他,别一下告诉他真相,我们不能让他受伤害。”

  雅:一次,万木从电话中听到我女儿的声音,觉得很奇怪。我想机会来了,忙对他说,这是我领养的小孩。他居然对这样的话也相信并接受了。为让他死心,后来,我又告诉他,那女孩实际上是我生的,我让狠心的男人抛弃了,并且没了生育能力。他又一次相信了我的谎言,甚至告诉我不能生育没关系,他会对我的女儿像亲生的一样好。

  爱情转换成友谊

  忆: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她对我说,咱们还是点破吧,我实在撑不下去了。事已至此,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只有向万木摊牌,告诉他真实情况。然后,我和她关机三天,尽量回避他。

  雅:三天后,几乎在我开机的同时,电话进来了,是万木。“你终于开机了,这三天我不停地打你电话。我决定认你做姐姐!”他直截了当。“我骗你那么久,你不恨我?”“要是换了别人也许我会,但是对你……,我实在是恨不起来。”

  听了万木这席话,我哭了。

  老公很伟大

  雅:你肯定在想,我和他们关系这么好,我的老公会怎么想。我有一个伟大的老公,他信任并理解我。你刚才看过他的照片,实际上,他比照片上还要帅气,2000年12月,他不顾很多人的反对,毅然与我闪电结婚。婚后,我怀孕生女,身体一直不好,他就不让我找工作,让我在家休息。他为人宽容,我对他也从不隐瞒,我和这些蓝颜知己的事,他都知道。

  忆:有时,我们打电话和她聊天,一打就是个把钟头,她老公从来没有怀疑过,有时还会插进来和我们聊上几句。他经常陪我们一起吃一起住。说来你可能不相信,万木有一次突然跑去看她,那时真相还未大白,她老公竟扮成“表哥”亲自宴请万木,事后还说:“嗯,这小伙子确实不错!”

  雅:今天我想告诉大家自己的感受:如果说爱情是红光耀眼的火焰,那么友谊则是幽幽纯净的蓝焰,虽然不够热烈,却有着别样的美丽和温暖。它脱离了男女关系的俗套,没有伤害,却有一生一世的关怀。我们相信,这种感情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忘,反而会历久弥新。

  一个已婚女性,怎么会有那么多未婚小伙为她神魂颠倒,并且后来还都自愿成了她的蓝颜知己?两个多小时聊下来,我有了答案--是的,她并不漂亮,但有多少男孩能拒绝一个如火般热情,又如白纸般单纯的活泼女性的吸引呢?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