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第三者分手却发现怀孕了

www.39.net  2007-07-05  39健康网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然而命运又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回来两周后,我才发觉自己怀孕了。

  D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与他的感情应该算是日久生情吧,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起初更像一对铁哥们。高中时,为了防止学生上课聊天,老师每个月都会换一次位置,可同窗两年,无论怎么调换,他不是坐在我前面就是后面,要么就是侧面。课余时间,我们一直聊得很开心,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真正捅破那层窗户纸是在高二下学期。

  那时候要文理分科了,我们都选择了文科,本以为还可以同在一个班学习,可是没想到,这次我们却被分开了。因为我成绩比他好,就被选进了重点文科班,他却在普通文科班。虽然此前始终只是好朋友,没有说过任何超越友谊的话,但两年来形影不离、共同探讨学习、互相鼓励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了,我心里顿时失去了平衡,我痛哭了一场,听说,他也落泪了。这次分离,让我们发现自己是那么在乎对方,但毕竟已经是高三的冲刺阶段,虽然袒露了心声,但我们仍不敢忘了自己的职责,就相约一起看2006年的世界杯,因为他最喜欢足球了。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各自都考取了理想的大学,只可惜不在同一座城市。但是,距离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为之兴奋不已的是: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在一起了。每个月我都会到他所在的城市,和他一起玩,一起疯,把终于摆脱高考压力的欢乐发挥到了极致,那真是一段幸福的日子。说实话,我的脾气并不好,任性、执拗,不容他人否定。爸爸妈妈是三十几岁事业有成后才有了我这个唯一的宝贝,妈妈为了好好照顾我,还放弃了那份人人羡慕的工作,毫无怨言地做了一名家庭主妇。好在,每次我发脾气时,D都不跟我计较,虽然我们同龄,但他常常表现得像个大哥,对我这个“妹妹”非常忍让和照顾。虽然在大学校园里,我和他的身边都围绕着不少的追求者,可是,我们都守着彼此的约定:2006年一起看世界杯。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相恋六年了。有过争吵,但更多的是快乐,我以为我们会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然而……

  我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毕业前,要考取导游证。这要求我必须在两个月内,背下8篇导游词,还要把四本厚厚的书都印在脑子里,那真是一段废寝忘食的日子。紧张的备考让我简直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每天凌晨两点还在秉烛苦读,次日早上六点又要准时爬起来,到体育场背书。终于到考试时间,笔试我很满意,可对面试结果却心生忐忑,不知会怎样。如果面试不能通过,笔试的成绩也将一笔勾销,为此,我非常紧张。这时,暑期实习时认识的同事兼好友就常常来找我玩,以分散我的注意力。每天,我都和她泡在一起。那天,照例和她一起到她同事家打麻将,那个同事和别人合租。正当我们打得尽兴时,同事的室友回来了,他就是G。G也是我们的同行,作为一个南方人,省会郑州的寒冷天气让他很不适应,刚从机场回来的他脸特别红。出于礼节,那晚,大家一起吃饭。但我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不适应北方气候的海南人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只是一次偶遇,此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我们没有联系过。我忙着找工作,忙着去打听自己的成绩。总之,那段日子,G这个人差不多要被我忘记了。面试成绩在忐忑不安中下来了,我通过了。可这喜悦很快被毕业前夕的忙乱冲淡了,步入社会的不适应、工作上的不顺心,种种繁烦的事务让我心情异常烦躁,我希望得到D的宽慰和理解,而正在跑毕业分配的他同样焦头烂额,每每通话,双方都在抱怨,争执也越来越多。

  在D那里,我的心情非但没有得到释放,反而更糟糕。2006年5月23日的一次朋友聚会上,我却和G再次相遇,重逢让我们俨然成了朋友,这一次,他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与D的单纯稚气相比,他谈吐优雅、善解人意。当我向他诉说工作的种种不开心时,他一直耐心地以过来人的身份劝我,指导我如何更好地进入工作状态。他侃侃而谈,天南海北无所不知,“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喝多了,迷迷糊糊地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才发觉一切不该发生的都已发生。我又羞又恼,给了他一耳光,夺门而去。我恨他,但不想就此再纠缠下去,事情就此结束就好。可没想到,G从朋友那里要来了我的手机号码,每天不停地发短信道歉,并坚持每日按时到单位接我。就算我不予理睬,他也坚持着,一副义无反顾将忏悔进行到底的样子。

  他到底是大我六岁,生活经验远远强过我,很多事他都处理得周到又细致,但我知道我不能为他动心,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我虽然任性,但我是个孝顺的女孩,我怎么可以为他离开父母,到千里之外的海南?直到有一天,我发高烧。病中的我非常脆弱,可D非但不知心疼我,却如往常一样和我吵嘴,把他找工作的不顺心发泄到我身上。无奈之下,我回家了,在爸妈身边,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关爱吧。

  没想到,G却在第一时间从郑州赶到了我家。他说是来看望我,却也顺势拜见了我的父母。那次会面多少有些尴尬,因为我和父母毫无思想准备。但G的举动还是感动了我,我想我开始爱上他了。

  G真的很会关心人,我返郑后,他天天为我做饭,还想方设法让每天的菜都不重样,他的厨艺真的不错。而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美食家,只爱吃不会做,在G的照顾下,我很快变成了一个小胖妞,一个幸福的小胖妞,每天吃着他做的美味,和他手挽手一起散步、逛公园,俨然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和D的感情也以无言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可是幸福的时光却那么短暂,准确地说,只有半年。从2006年5月23日我们重逢到他变得忧心忡忡,只不过半年时间。他一直耐心而细致,从未对我发过脾气。可那几天,他动不动就发火,心烦意乱。终于,他说要回海南,郑州这边的事情一直做得不顺利,而家里又发生了一些事,他必须回去。我哭着求他为我留下来,他的回答非常坚决:不可以。我只得求他陪我过了生日再走。

  那是我生平最难过的一个生日。上午,我处理了工作上的事就匆匆赶到他那里。他照例为我准备了一大桌子丰盛的午餐,可我却一口也吃不下去了。我们去唱歌,唱遍了所有的情歌,然后抱头痛哭,难舍难分。

  他走了,我食不甘寝不香,昏昏然,不知一日是几时。一旦拥有过幸福,再想回到原来的状态,已经全然做不到了。好不容易挨到春节前,我请了假,立刻赶往海南,我要去找他。在海南停留了十天。那十天,我只沉浸在相聚的快乐中,一心只想着向他表达我的思念,并未用心观察他返乡后的变化。回到家我就向父母摊牌:“我要去南方发展,一定要去。”见我的态度异常坚决,父母不再苦劝我,只是默默为我打点行装,还为我买好了机票。虽然对父母心生内疚,但为爱痴狂的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飞往了他的家乡,我要和他好好创出一番事业,我们也许一无所有,但我们有爱,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然而,我想得太天真了。

  海南对我来讲是个全新的陌生环境,作为游客去游玩还好,可要在短期内成为那里的一分子,实在太难了。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一样,让我这个学旅游专业的人也束手无策。在郑州的旅行社工作时,我是领导器重的骨干。可到了海南,我却什么都做不成,好像突然间我变成了废物。这时候的我最需要G的帮助和鼓励,就像在郑州时那样,可回到了他的家乡,他却只顾自己,如鱼得水,天天忙于应酬。起初,他还带我同去,后来,我自己也不肯再一起去了。一桌子人吃饭,他们有说有笑地讲着方言,我只能像个傻瓜一样呆坐在那里,被他们视若无睹地遗忘。

  我决定回家,G不同意,反而向我求婚。我觉得太恐怖了,在我们天天争吵的状态里结婚,算哪门子的婚姻,而且我知道,在他们当地,女人一旦嫁人,就不可以工作了,就要在家做家庭主妇。而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有自己的工作。我们的矛盾越来越深,矛盾激化的时候,我们甚至开始动手。我发现自己彻底错了,不顾G的阻拦,我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郑州。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然而命运又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回来两周后,我才发觉自己怀孕了。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吗?惩罚我的草率与固执,惩罚我的移情别恋。在世界杯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我忘了对D做过的承诺、我们的誓言:一起看世界杯。

  我给G打电话让他来郑州,他几次推托,被我催急了,才很不情愿地来到郑州。他陪我去医院做了手术,在我最痛苦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安慰我,反而埋怨我,不该要他来,这些事,我一个人到医院就可以解决。他住了五天就走了。我用了一年,用能受到的最大的伤害看清了他。

  当无意中看到日历已经翻到2007年5月23日,我的泪水无声滑落。一年前,我重遇他,为他离开相恋多年的D,一年后,我变得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有爱,没有自信,只有一身的伤痛。我曾经那么狂傲而盲目,带着远大的理想却处处碰壁,当自己的努力得不到回报时,我没有做自己情绪的主人,却希望可以从他人身上得到安慰和帮助。G填补了我的空虚,我却没有认真想过,他到底合适自己吗?那时,我贪恋的只是片刻的开心。但是再浪漫的爱情也躲不过残酷的现实!直到我放弃一切去了他的家乡,我才清醒,其实我们之间的差距从一开始就有,只是,一开始,我并没有重视这些。

  这段日子,梦里常常夹杂着这样的画面:我的爱人在得知我曾经打掉过一个孩子后,疯狂地摔砸家里的东西;我的父母也感到我使他们蒙羞,他们要和我断绝关系……惊恐无助的我在求告中醒来,一身的汗……我快要崩溃了。

  D依然在关心着我,可我不能告诉他这一切。想起他就会深深地负疚,他的爱就是运动鞋,穿久了会厌倦会觉得它不够漂亮时尚,但它永远是最舒适的。而G则更像一双高跟鞋,外表华丽,可穿的时间长了,会腰酸背痛,让人生畏的。

  人人都应该珍惜自己平淡的“运动鞋”,不要因为一时的厌倦,而被“高跟鞋”的光鲜外表所吸引。是初踏入社会的无知与单纯让我错了那么久,我只是希望以我的经历告诫你们,不要为了打发一时的落寞,而造成自己一辈子的伤痛。

责任编辑:蒋辉

文章
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