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女性情感 > 单身广场 > 正文

“80后”冲入“剩女”阵营

核心提示:不是每朵花都能代表爱情,但玫瑰做到了;不是每个女人都敢拒绝情人节,但“剩女”做到了。

  不是每朵花都能代表爱情,但玫瑰做到了;不是每个女人都敢拒绝情人节,但“剩女”做到了。

  说“拒绝”可能并不贴切,根据“官方”解释,其特指高学历、高收入、高年龄的一群在婚姻上得不到理想归宿的大龄女青年,所以情人节里,她们只能更加低调或惆怅,甚至恨不得在日历上抹去这一天。

  可如今,局面似乎发生了逆转:“剩女阵营”里冲进来一群“80后”。对于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她们反应热烈,“我比谁都想把自己给嫁了。”

  “80后剩女”当道,社会学家认为这是新生代女性群体个人意识的一次觉醒,是值得欣慰的好事;但在有些人眼里,却只是一个因为自恋而萌生出来的伪概念,诚意不足,矫情有余。

  -加入相亲车轮战

  跨过牛年才25岁的陈辛,说自己是一个标准剩女。

  “人说怕什么,就来什么。我最怕成为剩女,20岁起就积极地寻觅爱人。时至今日,身边的同学全都结婚了,自己却依然孤身一人。”

  陈辛是上海人,性格开朗、工作稳定,“收入除去房租,管自己没问题,毕业后从没让父母养过一天。”长相不错,称得上漂亮,她认为自己“过剩”的原因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

  如果真能做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剩女的日子过得也会不错。对陈辛来说,作为“剩女”的可怕之处在于内心的欲望,“这远比剩女本身更为可怕。”

  首先是来自外界的灌输。“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受苦,要求嫁个有钱人。”刚开始,陈辛觉得这想法特俗,后来时间一长,见得越多,“渐渐觉得越有道理”,“对方有物质基础,能让我少奋斗几年,这肯定是首要考虑的条件。”

  还有一场接一场的同学的婚礼,像接力赛,陈辛每次去之前都发狠:“逮个人随便嫁了算了”,但三个月后,听说同学离了,做豪放女的胆量立马烟消云散。

  所以陈辛还是选择去相亲,完成每个剩女的必修课。但是,她带有试验的性质,“可能没有那些老套的居家过日子的强烈愿望,有钱当然好,但还要有感觉。”

  过年那几天,陈辛一个下午被安排了三次相亲。“第一个是律师,在香港工作。见面直接就问我把房子买在上海有何意见,太自以为是。第二个是牙医,从头到尾都只和陈辛随行的妈妈说话,眼睛都不敢看我。最后一个是公务员,很老实,说话言必称我爸,家里条件很好,但完全没有主见。”

  还有几次印象深刻的。一个小老板请陈辛吃饭,此前各环节进行得都十分顺利,陈辛也一度想,好吧,就此终结我的剩女生涯!“但看着他吃鱼吧唧嘴的样子,我脑子里迅速快进若和他结婚30年的生活片段,汗毛便开始集体起立,心里当下画了几千几万个‘×’!”

  24岁的毛予倩也是相亲爱好者,她看相亲对象,“没有一样能拿出手”。“没长相,无所谓,我本身对外貌要求就不高,忍了!没存款,OK,刚入社会几年,没有钱,理解,再忍!没IQ,见面要女人起话题的男人,木讷,死板。长辈会说,这样的男人可靠,是呀,能不可靠吗,还忍!没才能,安于现状,薪水只够糊口。对不起,我不能再忍!”

  -透视“忧患意识”作祟?

  据2008年上海结婚登记报告显示,去年结婚登记的上海新人增加了近两成。男性平均结婚年龄为32岁,女性平均结婚年龄为29.6岁,比2007年再次推迟了0.6岁。上海市民政局婚管处处长周吉祥透露,上海人平均结婚年龄正在小幅度后移,不过上海新人初婚年龄却在提前。其中,女性是25.9岁,比2007年的26.43岁提前了0.53岁。

  这个数字从侧面证明了“80后剩女”群体的存在。人文学者顾晓鸣更愿意用社会学来解读这一现象,“这帮年轻人越挑剔,其实越能反映他们对个体价值的尊重,对情与爱、婚姻与家庭的理解,可视为是自我意识的一次集体觉醒。”

  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老牌“剩女”们,习惯于被安排,也更容易妥协。“80后剩女”讲究现实之外,还要找感觉,“这是强调个体的表现”。至于是否太过物质化,是否功利心旺盛,在顾晓鸣看来都不重要,“先不去说她们对或错,能够坚持自己想要的,才是这个群体区别于旧观念旧时代的可贵之处。”社会学家的观点在当事人眼里,却没有引来多少共鸣。27岁的黄霞说,“我们这么做可能纯粹只是出于一种忧患意识,想尽快得到自己喜欢的生活状态,这其中就包括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老公。”

  -没有新郎的婚纱照

  在周靖的校园生涯中,特别是有了朦胧的初恋后,从来没想过“剩女”会成为一个话题。“那时候,社会上流行的叫法是‘大龄未婚女青年’。那时候,觉得这几个字是个耻辱。”而在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周靖打算直面这一“耻辱”,和自己另外三个老友,集体去拍婚纱照。当然,照片里没有新郎。

  “‘80后’的女人,到底是事业重要还是家庭重要?”周靖和伙伴们忍不住问。面对激烈的社会竞争,这几年爱情与周靖们几乎绝缘。“心仪的对象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奢望。没有时间,没有经历,没有欲望去全面了解一个男人。”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对他人的愧疚,对自己的不解。

  萌生和姐们拍婚纱照的念头,周靖坦言只是为了留住青春的尾巴。“情人节那天,即使没有新郎,我们一样要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没有男友的我们依然甜蜜,没有爱情的我们至少懂得悦己。”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热门问答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